Wednesday, February 4, 2015

一切从洗衣机开始

明明生理期已过
这样的年岁
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落泪的

偏偏就是有点小崩溃
我想,燃点就是
洗衣机罢工的那刻起

痛苦的根源,其实是欲望
欲摆不能 欲离难弃

通常碗里盛的饭我都不留
开始了的工作我又怎能放下

太多未完成的东西
我又怎有心思去
添新衣,美发,修颜呢?

只能祈求
让我一切顺利

No comments: